<label id="9sv2k"><samp id="9sv2k"><blockquote id="9sv2k"></blockquote></samp></label>

    1. <tbody id="9sv2k"><pre id="9sv2k"></pre></tbody>
    2. <button id="9sv2k"><object id="9sv2k"><menuitem id="9sv2k"></menuitem></object></button>
      <rp id="9sv2k"></rp>
      1. <th id="9sv2k"><pre id="9sv2k"></pre></th>
        1. <tbody id="9sv2k"><pre id="9sv2k"></pre></tbody>
        2. 數字化轉型 頻道

          CIO要站在CEO的視角思考企業數字化轉型

            一場疫情毀了一切!有人預估說,新冠對全球經濟的影響不亞于二戰,這種說法雖然有點夸張,但有一點是確定的,那就是大部分企業對未來經濟的增長持悲觀態度,要想讓經濟以及國際秩序恢復到疫情前的水平,至少要等4-5年。當然,也有因疫情受益的企業,比如:電商或者醫療防護品行業,這些企業的營收不僅沒有下降,反而還超過了2019年的營收。如何扭轉市場的負面情緒,找到實現業績增長的新路徑?如何在2021、2022這兩個關鍵年份,以更穩妥的策略把企業拉回正軌?這不僅是CEO要考慮的話題,而是CIO當前要攻克的重點難題!因為,從在疫情中受益的企業來看,越是數字化轉型早的企業,或者是數字化技術投入多的企業,市場抗壓能力就越強,業績表現越好。

            “無論是數字化業務,還是e-commerce、e-payment,企業對數字化技術的關注點有了大幅提升,之前以technology related為主導的業務,基本只占到百分之二十幾左右,現在爆升到了45%?!盙artner研究副總裁孫志勇博士解釋道,很多企業在疫情中靠數字化手段或者是數字化渠道存活下來,這讓很多CEO更加重視數字化技術,不是說產品服務、風險管控等因素不重要,只是側重點有了明顯偏差。尤其對于很多出口貿易型企業、全球化經營的企業來說,已經到了必須要考慮建立數字化戰略的時候了。

            ▲Gartner研究副總裁孫志勇博士

            重拾信心,建立更加穩妥的投資策略

            在中國,digital已成為一個熱詞,不管是digital payment、digital business,還是digital transformation,數字化的腳步已踏入各行各業。就像阿里巴巴CEO張勇判斷的一樣,整個世界都在以數字優先和數字一切的步伐前進,真的是一天一個玩法,一天一個面貌。另外,在Gartner的調研中,有一個特別有意思的發現,疫情帶來了兩個重要方向的轉變。一個是,疫情帶來的危機讓企業在數字化轉型這條道路上的決心變得更加堅定了,企業要沿著原有的既定路線繼續加速,這叫same focus accelerated;;另一個是,很多企業發現,過去的數字化轉型做得不夠扎實,太虛、太宏觀了,還停留在ABCD概念上。所以,盡管疫情帶來的大多是不好的影響,但從數字化轉型角度看,卻起到了被動加速或者促進作用。

            但是,數字化轉型要如何轉?是全力以赴,還是量力而行?在Gartner的調研中,設置了這樣一個問題,問CEO在數字化轉型領域的擁有哪些雄心?并且設置了三個分類:第一類是pioneers,要做這個領域的先行者,要突破和探索;第二類要快速跟隨,不落后于市場;第三類,既不跟隨,也不做先鋒,更多聚焦在主流技術上。2018的時候,很多CEO的想法非常多,天天都在談AI、Blockchain、Cloud、Data,想把傳統制造企業變成智能化工廠。但是,到了2020年的時候,狀態完全不一樣,CEO的心態變得更加平穩,更多人會選擇跟隨,爭取不掉隊,同時聚焦于主流科技,當先鋒就要慎重了,這就會影響到CIO的預算。

            可以預測,2020年一定會出現大的變革,純創新的業務,或者說基本要靠在行業當中摸爬滾打的企業,會受到較大影響;而一些主流的科技型企業,則有可能把過去丟掉的單子拿回來。所以,企業的最終變化,均源于CEO的意識和思維模式。而對于非高科技制造行業以及非互聯網行業來說,建議要沿著相對偏主流的一些領域去加速變革,把一些過分關注創新、先鋒類的業務要稍微放一放,比如一些創新實驗室的項目,三到五年都不能出來結果的,要減緩速度。當然,對于國內領頭的高科技企業來說,該創新還是要創新,因為各自肩負的責任和賽道不同。

            那么,對于很多數字化轉型成功的企業來說,有哪些決定性因素?孫志勇博士認為,有三個關鍵點很重要:第一個是,受外部市場環境影響。很多CIO都被封閉在一個擁有自我屬性的環境,或者是在財務預算體系要求下申報了項目,哪怕市場變了也得做完,這種不關注外部環境變化的投資自然是失敗的。要想建立更穩妥的投資策略,要關注大的外部環境,已經有越來越多的客戶在接觸數字化,很多傳統的2B企業開始進入2C的賽道,增加2C的屬性。比如:醫藥電商,這在過去的市場環境下,很難想象。第二,財務支撐能力重要,有一些項目做著做著,越做越大,最后超出了預算,導致企業怎么追加都追加不上去。第三,從非技術因素下手,比如人的因素,包括領導力、執行、規劃,還有組織與文化、產品與策略等等。要知道,衡量數字化轉型投入產出比的價值尺度不是純技術,并不像很多人說的那樣“中臺決定一切”,而是各種綜合因素形成合力的結果。

            CIO要有C level人群的視角

            中國勞動力市場從來不缺少信息化人才,但特別缺乏數字化轉型人才,因為數字化轉型是一個跨學科的行為,既要懂業務,好要懂IT,并且要把業務和IT結合在一起。而現在很多CIO都是做ERP出身,做數字化轉型項目非常吃力,因為他的很多思維邏輯是流線型管理模式,無法Get到數字化、智能化的關鍵要點。另外,企業要進行數字化變革,組織文化也很重要,如果一個企業是僵化的財務預算體系和機制,最終也會導致數字化轉型失敗。

            所以,數字化的新型CIO,出了具備技術能力,還應該站在不同的C level人群視角去思考問題。比如:CEO最大的關注點就是兩項,一個是成本,另外一個是現金流。很多人說,通過IT幫助企業實現降本增效,其實IT本身就是投入,用IT的手段降低成本不是沒可能,只是既然所有的投入都在縮減,IT也不例外。CIO更多關注的點,應該是幫助CFO提高現金流。比如:某商場百貨通過在線直播,只用三小時,就帶來了過去一周的線下收入,這樣CFO才能和CIO合作。而Marketing Officer關注更多的是執行,如果線下活動轉到線上能帶來更多商機,自然更愿意與CIO聯手。HR和CIO的合作重點,未來可能是通過構建一些體系和平臺支撐敏捷學習,或者用知識圖譜這樣的技術,快速在微信端中找到相應的材料等等。

            數字化轉型跟過去的ERP、CRM等信息化建設相比,最大的區別在于跟業務的結合程度更深了,而且越來越緊,CIO必須思考如何用業務戰略反向推出數字化戰略。很簡單的道理,如果今年業務的主要戰略是通過現金流的提升,盡量穩住、留住人才,這是一個企業戰略;但是如果CIO不清楚,你做的應用很多都還是夯實后臺系統的戰略,這就跟企業戰略相悖了。另外,CIO要與公司的領導和公司的業務資源進行充分對接,主動去了解業務的剛需、痛點,以及未被滿足的一些需求,真正站在一個業務管理人員的角度,去解決問題。如果數字化知識和儲備不太足的話,很難以一個布道者的身份,站在業務和行業發展的角度,幫企業去建立大的轉型戰略。

            所以,大體來看,CIO要想進行數字化部署,要先去看一下你的IT戰略跟業務戰略之間是不是有銜接。如果沒有,就不用談什么數字化轉型的戰略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是,CIO要由外及內地看一下,是不是與外部的其他業務端有融合與協作,協作程度和調配資源的能力怎么樣。在做開發的時候,在業務部門的這些外腦,包括一些懂業務的專員,是不是也真正的參與到了整個項目的開發過程當中,這些資源有沒有調動起來,這些都是關鍵點。

          0
          相關文章
            欧美极品白嫩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