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bel id="9sv2k"><samp id="9sv2k"><blockquote id="9sv2k"></blockquote></samp></label>

    1. <tbody id="9sv2k"><pre id="9sv2k"></pre></tbody>
    2. <button id="9sv2k"><object id="9sv2k"><menuitem id="9sv2k"></menuitem></object></button>
      <rp id="9sv2k"></rp>
      1. <th id="9sv2k"><pre id="9sv2k"></pre></th>
        1. <tbody id="9sv2k"><pre id="9sv2k"></pre></tbody>
        2. 數字化轉型 頻道

          華為楊超斌:做賦能數字浙江的優等生

            如果用一個詞來形容浙江的數字化改革,我想可以用教科書級別的典范并不過分。那么作為全球領先的ICT基礎設施和智能終端提供商,描述華為的畫像,用一個詞“數字化賦能優等生”可能也是恰如其分的。

            這是當我看到華為無線產品線總裁楊超斌先生在“數字化改革,我們在行動——浙江信息通信行業5·17主題活動”上的一席發言之后得出的一個結論,也給了我們窺探華為在數字浙江建設過程中的創新貢獻與未來承諾之機。

            壹:當創新者遇見創新者,會發生什么?

            毫無疑問,浙江是數字化改革的模范生。

            浙江的數字化改革備受矚目,也吸引了各個數字化巨頭的關注。細品浙江的數字化改革,你能觸摸到一種大開大合之下又精工雕琢的輪廓。在今年2月份浙江召開數字化改革大會,明確以數字浙江建設為目標,統籌運用數字化技術、數字化思、數字化認知,把數字化、一體化、現代化貫穿到黨的領導和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建設全過程全方面中去。以此次會議為標志,浙江開啟省域范圍內全方位、系統性重塑過程。

            浙江之所以能夠敢于如此大開大合,與浙江自身對數字化的領先和系統性推動密不可分,與浙江從政府到企業到公眾的數字化認知和對創新的擁抱密不可分,也與數字化企業在浙江持續創新賦能密不可分。華為過去幾年在浙江數字化發展進程中的賦能和支撐,就體現了這一點。

            數字產業的發展離不開前瞻性部署的數字化基礎設施。浙江開啟數字化改革同樣與浙江高標準、高品質數字底座的建設密不可分。楊超斌先生在發言中提到了在5G技術上聯合浙江省運營商和產業伙伴創造的多個“第一”:2018年3月開通3GPP 5G全球第一站、2018年率先在杭州打造了“5G第一城”、2019年2月實現SA 5G首個通話、2020年打造了“5G第一省”。截止目前,浙江發布了國內首部建設工程配建5G設施強制性地方標準,建成5G基站6.9萬余個,率先建成并投入使用國家(杭州)新型互聯網交換中心。

            5G的超前部署與浙江的產業發生了化學反應,比如在“5G+工業互聯網”應用場景中,浙江已經在輕工紡織、化纖、汽車制造、電子信息等重點優勢行業中形成了一批可復制可推廣的典型案例。這其中華為依托5G產業聯盟積極參與,楊超斌先生提到杭州大和熱磁智慧工廠、嘉興海鹽智慧電力、智慧寧波港、舟山智慧海洋等,都是華為服務數字浙江建設的典型。

            在5G、云、物聯網等領域,華為的數字化技術通過前瞻部署、產業生態賦能和聯合創新,賦能數字浙江,發生這么多化學反應,這讓浙江快速抓住了產業互聯網機遇,不斷探索出新場景、新業態、新模式,從延長線上的創新者不斷向顛覆者演進。某種意義上講,這是創新者遇見創新者應該發生的故事。

            貳:“獨行快,眾行遠”華為在數字化賦能是如何做到呢?

            楊超斌先生在談及華為賦能數字浙江時,用了一句話“獨行快,眾行遠”。

            

            “眾行遠”表達的是希望與“浙江省的優秀企業繼續加強合作,不斷拓展行業數字化的邊界”,共同來抓住浙江數字化改革的新機遇,對產業伙伴伸出的是產業賦能之手,對數字浙江伸出的是創新賦能之手。一句“眾行遠”,你能感受到的是華為的開放和恪守邊界,與合作伙伴、客戶數字化共贏的思考,這一點其實在華為的整個對外話語體系中是一以貫之的。就在同一日,華為輪值董事長徐直軍在華為中國生態大會2021發表了《共成長同發展》主題演講,有一個核心表態:華為堅持被集成戰略不動搖,集成不是華為的追求,華為參與集成的目的是與伙伴共同探索積累能力,并逐步將能力傳遞給伙伴,最終支持并由伙伴負責集成。這是華為更高層次的“與眾人眾行”的強化和制度化、承諾化表現。

            如果我們看看數據,或許我們會對眾行遠有更好的感知,華為有11000多家伙伴,其中合作規模超過1億人民幣的伙伴已經達到132家。在合作伙伴迅速壯大的過程,也是華為高速成長和成功的過程。以此而言,我們說華為在生態開放合作上也是一個賦能優等生,也是恰如其分的。

            叁:當數字技術遇見數字浙江應該發生什么?

            浙江是改革開放的“重要窗口”。數字化改革是數字浙江建設的新階段,尋求的是從技術理性向制度理性的內涵升級,經濟社會的運轉和治理需要構建在網絡化、信息化、智能化的基礎上,而這是浙江數字化改革的第一個層面。

            在這個過程中顯然離不開數字底座的超前建設和布局,尤其是以5G技術為代表的5G、云計算、人工智能、物聯網、大數據、區塊鏈等新一代數字化技術設施的建設。

            楊超斌先生用一句“潮落江平未有風,扁舟共濟與君同”表達了華為以領跑者對浙江數字化改革在數字化技術賦能上的承諾:華為將持續發揮在5G、云計算、物聯網等技術領域的基礎支撐作用,在浙江省智慧城市、未來社區、產業大腦、未來工廠等領域,協同千行百業,為浙江省的數字化改革工作提供技術和智力支持。

            我想,在數字浙江建設中,在未來的雙千兆網絡算力算法建設中,華為都有巨大的賦能空間和支撐作用。也就是說華為在賦能數字浙江數字底座的超前布局方面是高度契合的。

            當然數字浙江的數字底座建設離不開5G。作為一種被行業定義為新一代通用技術的數字化技術,超前部署5G網絡,超前應用5G新型技術,對于浙江在數字經濟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構建未來工廠、提高公眾的數字獲得感,尤其是產業新增長引擎構建上至關重要。這或許也可以理解為楊超斌先生提到的發揮華為在技術領域的基礎支撐作用的言中應有之意。

            技術之外,我們還應該注意到另外一句話,即楊超斌說要充分利用“華為自身數字化轉型經驗”,將“協同千行百業,為浙江省的數字化改革工作提供技術和智力支持”賦能數字浙江。

            客觀上,數字化進程是有共性的、有自身的規律??紤]浙江數字化改革的全面性,政府、企業、社會組織在數字化改革進程中,在數字化系統建設、組織流程優化、體制機制建設上,在應用數字技術,尤其是5G技術中,華為及其生態系統的知識和智識,某種意義上或許也是極有價值,這是對數字浙江建設的高階賦能,也恰恰是浙江全域數字化創新、整體智治創新的內在需求。

            當華為與浙江相遇、與數字化相遇,當數字化改革的模范生和數字化賦能優等生相遇,到底會發生什么,值得我們繼續期待和觀察。

          特別提醒:本網信息來自于互聯網,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其原創性以及文中陳述文字和內容未經本站證實,對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內容、文字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并請自行核實相關內容。本站不承擔此類作品侵權行為的直接責任及連帶責任。如若本網有任何內容侵犯您的權益,請及時聯系我們,本站將會在24小時內處理完畢。
          0
          相關文章
            欧美极品白嫩在线播放